♀铃科香橙子🍊〓

【弹丸】才能的牺牲品(对日向创的浅层理解)

艾丽丝:

青木彩华:



入弹丸圈三年同时身为创厨的一点碎碎念,逻辑思维非常混乱,毫无条理结构,非常文不对题。请谨慎阅读。有意见欢迎在评论指出。




v3微剧透




同时推荐知乎上的这篇对创哥的评价:链接








===============================================




日向创这个人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 预备学科的日向创




  2. 接受希望育成计划的日向创(神座出流)




  3. 游戏ed后,希望篇两种人格相融合的未来创(又一个南姐配的弹丸史上可以手撕军舰的最大挂逼)











这里主要想谈谈预备学科的日向创和游戏里的日向创。




其实“才能的牺牲品”是我对神座出流的第一印象。现在想想,这仿佛明明是一个人却又完全不是一个人的日向创和神座出流在这一点上什么相似呢。(笑)一个因为憧憬才能而奋不顾身的毅然选择接受了手术,一个浑身都是才能却丧失了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感情,而被称之为怪物。




在官方同人动画弹丸论破3里,大家的目光为浑身散发着光芒的神座出流所深深吸引,一个绝望篇下来,好像已经没有人记得明明是主角却在第五集就自愿被推上手术台改造以此结束自己平凡的一生而早早退场的日向创了。嗯,创厨的确很伤,因为他们喜欢的是个非常无奈但十分现实的角色。




众所周知,日向创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路人属性的主角,索尼娅曾评价说“日向的外表与她祖国传说中的英雄相符,是个脸部毫无特征的少年”。没错,日向创是个普通人,没有苗木乐观,没有狛枝会搞事,没有七海冷静,没有花村会开车,没有二大,佩子那样的战斗力,也没有最原牛逼的一带一路。他连人设都很不起眼,简洁的白衬衫和长裤配着一条领带。就是这样的他却不甘平庸,追求才能(希望),某种意义上的确与狛枝相似,只是追求的方法不同罢了。但是我认为他选择的道路,远比狛枝要极端,从而凸显出他对才能的渴望。




日向创能映射出在大部分现实生活中庸庸碌碌的我们,让我们在他身上看出一点相似的影子,来寻求认同感。这也是小高剧本的高明之处,能让玩家有更好的代入感,同时日向创在游戏中时不时的吐槽,也会让玩家觉得这个角色比较有趣。




创哥他真的很普通对吧?哪怕游戏出场时弹幕满屏的刷“超高校级的死神”——柯南,哪怕他一个自带“观察眼”的男人,明明在说话分分钟就出戏到隔壁片场的他,在观众满心把他当做柯南来看待的他开始迎接自相残杀的非日常,跨越同伴的尸体开始生硬的进行搜查和推理,




莫诺美 因为,不小心闯进去多危险啊!这个岛上是不允许有危险的……本应该是这样……却,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好残忍……太残忍了哟……




日向 (就算如此……哭哭啼啼地也什么都解决不了啊……)




(不努力不行了……可恶……)




总算是时不时依靠狛枝和七海的提示才勉强通过了一场又一场沉重的学级裁判,使得狛枝对他的才能越发的感兴趣,连观众也纷纷以为“看这声优就知道这男主的才能肯定是侦探啊”,我们远远忽视了小高对玩家的恶意,第四章得知真相的玩家多数反应大概与狛枝相似,“预备学科”?是个什么东西?主角居然没有才能?什么鬼?玩家又同游戏中的日向创一般,巨大的失落感涌入心头。随后便迎来了弹丸史上最绝望的第五章,日向创又荣获封号“折翼的创哥”,在玩家纷纷迫不及待要送小高上天的时候,第六章小高又告诉你们“其实这代的黑幕是主角自己。”




“艹,老子受不了了,我要退货!”玩家被欺骗的感觉汹涌而至,因为他们早已把日向创带入了自己。




纵观弹丸游戏三代,主角总是或多或少会遭遇被重要的人卖,被会搞事的人坑,或者亲手投翅膀为凶手,单刷学级裁判。最日天和苗木大家都见识过了,也有不少人说他们很牛逼,而对于创哥却没几个人说他牛逼,为什么?因为光芒全被神座吸引走了呀,和作为同一人物的神座相比,创哥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以下是身为创厨兼狛日党的作者憋不住的OS:你们这些人,我创哥明明辣么好,男友力辣么高,拥有的胖次辣么多,超高校级的胖次收藏家可不是白叫的,虽然很容易不安,但也能很快的镇定下来,和创哥这样正常的人交朋友真的很棒啊,虽然我也很喜欢狛哥,但他就送给你们了,我hold不住,爱岛模式攻略他选项之后就没几次是开心的,唉,他真是一个难搞的人。总之,我觉得能制住狛哥的大概只有ED后的未来创?




END


【神狛】【段子】【新人初作】

【ooc有】
【慎入】

——————————————

今天是神座和狛枝交往的第一天。

“啊啊,神座君你的希望真是太美妙了即使像我这样的渣滓也不由得想要去接近而且,神座君居然同意了与垃圾般的我交往的请求,啊啊,这简直是死掉一两个熟人也不稀奇……不,是世界毁灭掉也不稀奇的幸运啊!”

对于这个一直在耳边不停的说的人,神座采取管用的态度,一脸冷漠的说出了他最常说的词语:

“无聊。”

——————————————

因为狛枝的强烈要求,他们两个在下午出去约会。

“想和是恋人的神座君出去走走。”

对于这么说的狛枝,神座冷着脸说着“无聊”,但最后却还是同他一同出门了。

说是约会,其实无非是绕着熟悉的城镇来回闲逛而已。一路上都是狛枝在不停的说,不时突然传个教什么的,而神座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不时的回应一句“无聊”罢了。

——————————————

“啊啦,我还真是幸运呢。”

随手在路边捡到中了巨额的彩票,这种事除了“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外,估计别无他人了吧。

“区区幸运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啊啦,神座君,真巧啊。与我来一同期待这接下来会有什么糟糕的不幸发生吧……”

话音未落,马路旁一辆急驰而过的卡车直直的朝狛枝开了过来。

狛枝愣在了原地,只感到一股力量把他拉向了一边,回过神时,面前是惨不忍睹的交通事故现场和拉着他的手的神座。

“……啊啦…我还真是……”狛枝在原地微微愣了两秒后,转身摆出管用的笑容对神座说:“刚刚真是谢谢啦,神座君。其实像我这样垃圾般的人是不值得救的……”

“我们不是恋人吗。”神座冷静的说道。

“诶……?啊…这么说来也是呢……神座君今天意外的男友力Max嘛!”

“区区超高校级的男友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那可不对哟~”狛枝笑着说道。

神座看着他,无言的问着为什么。

“因为,神座君必须要是‘超高校级的狛枝凪斗的男友’才行哦……”狛枝笑着将他们一直未分开的手,握的更紧。

神座看着两人握着的手,微微将脸撇到一边,再次说出了自己的惯用语:

“无聊。”